欢迎光临关公网! 网站地图 手机版 微信 微博 博客
关闭

扫描以上二维码,关注关公网,获取最新关公研究资讯。

首页 >>著述

《神勇关公》第十八回

2014-9-29 16:44:33   作者:   来源:    已阅读577次


       第十八回 
       花石口怪案连发 
       冯铁汉领头拿贼 
       列位看官:上回书正说关羽利用七星石练武的精彩故事,却不想被花石口突发的连环怪案打断。事情是这样的:这天上午,关羽正在铁匠铺帮冯铁汉师傅打铁,您看那冯师傅用大钳转动着一块通红的铁料,关羽抡着大锤咚咚地砸打,小锤伴着大锤,音韵铿锵,风箱煽动炉火,烈焰喷射。铁砧四周围站了不少人,大家都在观看打铁时铁花四溅的壮丽场面。这时,铁匠铺外面突然跑进来一个人,他披头散发,跌跌撞撞,若不是被冯师傅拽住袄襟,他一准会栽到淬火用的水缸里。关羽刚抡了一气大锤,此时正在拉牛皮风箱,看到这情形,不禁也吃了一惊。在场的人们都不约而同地问道:“哎呀晋糕张,你这是怎么啦?”进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本村人们都熟识的张满斗,因为他家每天蒸晋糕卖,所以人们送了个外号叫“晋糕张”。晋糕张满身尘土,一脸惊慌。他扒到水缸边喝了几口淬火用过的脏水,呼呼喘了半天气,突然号啕大哭着说:“冯师傅啊,吓死我啦。您是咱常平村最受人尊敬的好汉,您一定得帮帮我的忙呀!”冯铁汉把他扶到一个木头墩上坐下,然后缓缓地问道:“晋糕张,你不要哭,也莫紧张。你慢慢跟我说: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是呀,你不要哭,也莫紧张。你慢慢跟我们说:到底出了啥事儿啦?”铁匠铺里的人都围着他问。晋糕张瞅了瞅大家伙的脸,突然跪到地上抱住冯铁汉的双腿说:“冯师傅,常平村数您最讲义气,数您最有胆量。要不,这事儿我就不来找您了!”冯铁汉师傅叫工友给他端来一碗开水说:“请慢慢说吧。”晋糕张说:“我的晋糕担子被人劫啦!5天前被劫走了一担,今早上这一担又被人劫走啦。唉,我的扁担和晋糕盆都没有啦,买卖也做不成啦,全家老少要喝西北风啦,呜呜呜……”
       列位看官:这晋糕张大概是被打劫他的强盗吓破了胆,因此战战兢兢、惊魂不定,他边哭边说,边说边哭,颠三倒四,语无伦次。但是大家伙儿还是听明白了:晋糕张每天早晨天不亮就担着一担热晋糕到附近的山庄去卖,5天前的早上和今天早上,他的晋糕在花石口叫人连瓦盆带扁担一伙掳走了。晋糕张家里有五口人,父母妻子还有个孩子,全仗着他担着晋糕盆四处叫卖过活,没有了扁担和瓦盆,就等于是夺了他们的饭碗哪!听罢晋糕张的诉说,冯铁汉说:“这事儿好蹊跷!花石口一带好几年也没闹过山匪了,怎么现在突然出现了?再说,山匪一般都抢金银财宝等值钱物件,他连住抢走你两担晋糕,莫非也要开晋糕铺不成?”大家伙听到这话都轻声地笑了。晋糕张此时也挠着自己的后脑勺说:“是呀,自古拦路抢劫都是抢好东西哩,没听说过抢晋糕!这厮也太他妈的没有水平了!冯师傅,您快想个办法逮住他。晋糕吃了也就算了,他把瓦盆和扁担还给我就成!”
       列位看官,您道这位晋糕张还真是宽宏大量哩。此时冯铁汉不言语,他把一只脚蹬在铁砧子上静静地思考着。
       关羽也停了手中的活儿轻声问晋糕张说:“张叔,您5天前被劫那次为何不吭声呢?”大家伙儿也说:“是呀,早些吭声不是就能免了今天这一劫吗?”晋糕张的神情慢慢缓过来了,他说:“唉,都怨我一时糊涂呀。第一担晋糕被抢后,我本来想给村人说,可是一想,又没有声张。为啥哩?因为我当时琢磨:可能是山村哪家人断了粮闹饥荒,所以才打劫点吃的喝的,他们也是事出无奈啊。我权当把晋糕捐给官府了……”
       列位看官,晋糕张正说到这里,铁匠铺外面又慌慌张张走进几个人来。前面的人姓曲名午阳,是常平村的里长。他身后的两人也是本村的,一个姓朱,一个姓黄。
       里长给冯铁汉施礼道:“冯师傅、各位乡亲,我知道你们很忙,但是还要请大家帮个忙。”冯铁汉还了礼问道:“里长别客气,有啥事儿请吩咐。”里长看看铁匠铺里的人说:“大家伙也许都听说了,花石口这几天闹山匪哩。这朱家的老爹和黄家的婆娘,昨天黑夜都在花石口被人劫了。好在劫走的只是一些花馍、油饼、蜂蜜、芝麻酱之类的吃食,除外也没有其他财务和人身损伤。”“我的两担晋糕也被打劫啦!”晋糕张大声喊道。里长说:“你的事儿我刚才也听说了,所以我才到铁匠铺里来呀。冯师傅,乡亲们,这样下去可不行啊!我想了想,咱村要动员村民去抓那山匪!冯师傅,您人义气,性刚强,有感召力,遇大事不惊,我看就由您牵头组织人马吧。把这事儿摆平了,您给全村立一大功哩!”
       列位看官,里长的面子得给、乡亲们的事情更得办哪,所以冯铁汉师傅二话没说就点头答应了。他指着关羽对里长说:“关家的关羽现在是我徒弟,他能文善武,力大身壮。别看年龄不大,却是难得人才!里长,我和我徒弟算两个人,再找十来八个人就行了。眼下正收秋种麦,村人都很忙,尽量少麻烦他们吧。”里长很感动,说就这样定啦。当下他和冯铁汉师傅商量了一下,决定让曲谷雨、阎东山、刘子表、赵黑壮、尹胜高、吴秀武等8条壮汉和关羽组成“花石口剿匪队”,即日晚上起就前往花石口捉拿贼人。里长还答应给他们每人每天补助3斤小麦作为奖赏,完事后还要为他们摆酒设宴。
       傍晚,这些人都被召集到冯铁汉的铁匠铺,每人都随手带了一件武器,或是大刀,或是长矛,没有大刀长矛的,就带上砍柴斧头或者是镰刀。冯师傅还把晋糕张也请了来,为的是让他当向导,指认他被打劫的现场地点。天擦黑时分,队伍就出发了。冯铁汉打头,关羽殿后,虽不浩浩荡荡,但也精精干干。
       花石口本是一个通往中条山腹地的山口,这里并没有花草,而是山如刀切,崖如斧剁,形势十分险要。只因两侧的岩石由赭、黄、青、黑、灰等多种颜色交叉构成,显得五花六道的,所以人们叫它花石口。
       从花石口到常平村也不过六七华里距离,人担着担子半个钟头就能走到这里。可是如果空手行走,起码得将近一个钟头。这是何故?
       古语说:空手走的撵不过背口袋的,背口袋的撵不过担担子的,担担子的撵不过推小车的。就是这个原因哪。
话说冯铁汉一伙人在暮色苍茫中悄悄向花石口缓步行进,约莫半个多时辰,他们就来到了离花石口不远处的乌木林。前面说过,花石口是个山谷口,因为中条山是东西走势,所以花石口是朝北方向的一个狭窄关隘。它活像一个葫芦嘴,而花石口里面广大的中条山腹地,倒像是那空旷的葫芦瓢。若上到高山上看,花石口更像一把大锁钥,它紧紧扼住了这一带大山的咽喉。我们常说“鬼斧神工”这个成语,花石口内外的山势地理,正适合这四个字来形容。大自然的造化之力真是无所不能啊。这时,跟冯铁汉走在一起的晋糕张忽然停住脚步说:“冯师傅您看:我就是在这儿被抢了担子的!”冯铁汉叫他把详细过程演示一下给大家伙看,好从中找出破案线索。晋糕张于是一面比划着一面说道:“今早上,我就是这样担着一担晋糕走到这儿的。哦,扁担放在我的左肩上。那时候天快亮了,我想,花石口到了,我再加快点儿步伐,赶天大亮就能走到小水河村了。小水河村的老王昨天跟我说,他家今儿过事,要称30斤热晋糕哩。我正想着,肩头忽然觉得轻松得没了分量——一担晋糕被两条胳膊嗖一声从我背后端着走了!本来我左手是搭在扁担上的,现在却垂了下来。我扭头一看,只见一个身穿白袍的壮汉两手擎着扁担正往乌木林里跑呢!我喊道:你拿我的晋糕干什么?那壮汉不回头,也不说话,飞快跑进乌木林不见啦。情况就是这样的。”冯铁汉问:“5天前的那回被劫情况,你也学说学说吧。”晋糕张说:“两次的情况大体一样,不过那天天阴得很重,视线很不好。当时我还没明白过来是咋回事儿,那人就擎着晋糕担子进了乌木林。”大家伙听了,都不吱声。冯铁汉师傅也在低头琢磨。此时关羽问到:“张叔,您刚才说劫您的人两次都是用胳膊擎着担子跑进乌木林的,他为什么不把扁担担担着跑呢?一担晋糕要七八十斤呢,那样举着不费劲吗?”晋糕张说:“哦,这我可没有想到——他为啥举着担子跑?也许,他力气特别大?或者是显示一下他有力气,别叫我去追他要!”赵黑壮说:“你看清他是个怎么样的壮汉,难道比我赵黑壮还壮?”赵黑壮说着,秀了一下自己的虎背和熊腰。他是常平村体型最魁梧的男人,把他一劈两半,那一半也要比平常人还粗壮哩。晋糕张说:“不不,他没你壮。哦,他比你壮多啦!真的壮多啦。胳膊跟我的腰一般粗,腰有水缸那么粗,吓死我了!”
       列位看官,晋糕张对于那劫路人的描述,也只有这些细节了。此时冯师傅叮嘱大家伙:“看来这山匪是个力大无穷的大力士!所以我们必须小心对付才是。”尹胜高在人群里听到这话,竟然吓得浑身哆嗦起来,紧接着,一泡热尿尿湿了他的裤裆。冯铁汉没有注意到他的怂样儿,他此时正点着火炬在乌木林边上观察。原来那进出花石口的大路,西面是一条小河,东边就是这乌木林,整个林子约有上千亩大小,树木长得十分茂密。这也是一片非常奇特的风景。奇特在哪里?奇特在这片树林长得全是黑漆漆的树木,树枝树叶树干都是一个颜色,就连木料和树根也是黝黑黝黑的,而且、散发着浓烈的难闻气息。人们不知道这树的名字,只好根据它的特征给它起了个名儿叫黑树,把这片黑树林叫乌木林。
       据说,五百里中条山也只有这一处乌木林呢。黑树还有个特点是不开花也不结果实,它自个会用根系繁殖。大树的根伸到什么地方,就在什么地方拱出来许多小树,小树长大后再用自个的根系长出小树。由于上述这几个原因,中条山一带的人们把黑树看作不祥之物。人们讨厌他那难闻的气味,认为会伤害身体;人们还特别忌讳它的无性繁殖,认为这根本不符合人的有性繁殖观念,认为新婚夫妇绝对不能接触黑树,也不能从乌木林中穿行,甚至不能看见黑树。否则,夫妇两将终生不会生育孩子,即使生下孩子,皮肤也会像黑树一样黢黑乌青,甚至他们身上的血都是黑的。可这种说法到底是真是假?人们谁也不敢去“以身试树”。所以这一带的人家娶媳妇嫁女,都尽量不从乌木林这儿经过。非过不可的话,那就用布巾把新郎和新娘的眼睛蒙住,这就是所谓的“眼不见为净”、“眼不见不算”嘛!也正是由于这种古老的习俗影响,长期以来,黑树却得到了非常完善的保护——没有人去攀折,没有人去砍伐,人们厌恶它,却也不敢去得罪它。人常说“凶犬恶狗人人怕”,这乌木林就好像“凶神恶煞”一样,人们近而躲之,远而避之,望而生畏,生怕给自家带来什么祸端。其实,这只不过是古代人们的一种迷信而已。就说这常平村里就有十几对不会生育的夫妻,细究起来,他们结婚时和结婚后并没有见过或接触过黑树,不是照样有花无果么?可是这种迷信却帮了乌木林很大的忙。它们无忧无虑地生长着、繁衍着,群体越来越大,地盘越占越多,竟然把它周围的其他树种都吞灭了,以至于形成了一个人丁兴旺的“乌木王国”。比对山上那些松树、柏树、橡树和杨树等等,它们作为人们的宠物而被斧伐刀砍,几乎消失殆尽,乌木林不是倍感骄傲和幸运吗?常平村有个老秀才曾经写过一首诗叫《乌木喜》,此诗写道:“无花无果黑脸皮,乌木平平本无奇。百姓说它不吉祥,自古木材无人取。山中好树尽伐去,大树砍走小树锯。惟有黑树心中乐:名声不好益生息。”
       列位看官:介绍完了乌木林我们还得说乌木林,因为此时冯铁汉师傅已经在晋糕张出事的乌木林边上发现了一些脚印。这些脚印很奇怪,好像这人只长着脚后跟却没长前脚掌似的,都是半截子脚印。关羽和吴秀武等也跟在冯师傅旁边观察。他们都说没见过长这种脚的人。冯铁汉把脚印看了又看,比划了又比划,说:“这可能就是那山匪的脚印。可是怎么不太像人的脚印呢?难道,它是一个山鬼?”听到这话,一直躲在一旁的刘子表也打开了哆嗦,接着,他也尿了自己一裤裆。好在有夜幕的掩护,人们谁也没有发现问题。关羽思索了半天问:“师傅,这会不会是野兽的脚印呢?”“野兽?什么野兽?难道野兽会站着走路,还会抢人的两担子晋糕?”曲谷雨反问道。大家伙你看我我看你,谁也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冯铁汉说:“咱们再到林子里查一查,兴许能解开这个谜呢。”于是大家伙打着火炬循着脚印,慢慢朝乌木林里面走,这一串脚印勾勒出了一条劫匪劫物后的逃跑路线。谁知刚走了二十几步,脚印就看不见了。为啥?因为林子深处布满了厚厚的枯枝落叶,脚踩过的地方很难留下痕迹。大家伙又往前面搜寻了一下,还是看不到脚印,线索就此中断了。
       “真他妈的狡猾——看来这山贼反侦察还有一手哩!”刘子表忿然骂道,并顺手将手中拿着的一块石头朝旁边的大树上抛去。
       列位看官,很多人在生气的时候,往往都有不自觉地摔砸抛扔东西的习惯,刘子表的举动除了说明他也有这个习惯之外,并没有别的用意。
       可是,就是这么一个无意举动,却差点要了他的有限生命!
       为什么?因为他嗖地抛上去一块小石头,却扑通掉下来一个大活人!
       那人正是被刘子表的石头打中鼻梁然后从树枝上掉下来的。只见他摔得在地上乱滚乱叫。
       大家伙被这突如其来的事件弄得一怔,还没等反应过来,就看见一支鹰翎箭刷的从树枝上射下来,正扎在刘子表抛石头的右臂。疼得他杀猪一般的嚎叫起来。
       与此同时,周围的大树上哗哗哗甩下很多绳索,十几个汉子顺着绳索溜到地面,他们举刀抡剑地冲过来,二话不说就往冯铁汉他们身上又砍又戳。
       好个冯铁汉,不愧是个有胆有魄、见过世面的人,他心中想:俺们正愁找劫匪找不见呢,你们倒先来伏击我们,这都叫什么世道什么事儿啊?想到这里,他挥动手中的大铁钳迎上去,一下挡住了三四个人手中的家伙什。
       只听丁当声响,他们手中的刀啊棍啊斧啊,一下被大铁钳磕得飞出了手。这几个人立刻抱头鼠窜。
       后面几个拿三股猎叉的汉子紧接着冲过来,5把明晃晃的猎叉呼呼生风,呈扇形阵势朝冯师傅猛戳过来。
       如果说刚才那三四个人是拿着家伙胡打乱砍的话,那么这5把猎叉却是大有章法。
       您看,一把戳他的面额,一把扎他的前胸,两把攻他的左右肋,还有一把刺他的小腹。这叫什么?这叫猎虎式,是中条山好猎户惯用的杀手锏,凶猛的老虎遇到这个阵势都凶多吉少。
       冯师傅虽然膂力过人,还练过㧟功,但他却不懂武术,所以面对这几把训练有素的猎叉不知如何应对。
       眼看他身上脸上就要被猎叉扎出十五个血窟窿,常平村来的这伙人都嗷一声闭住了眼睛。
       就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关羽一步抢到冯铁汉跟前,脚尖刚刚点地就又纵身腾空,就像他在北斗练武场上飞跃扇形石那样。人们只看到关羽像一个风轱辘车似的旋转,又看到那5柄猎叉好像被无数只手拨动着,一柄柄从持叉者手中脱手而出出,全部插在不远处的一株树干上。
       此时大家伙都睁开眼睛看到了这一幕,全体在场的人都嗷了一声。
       有诗曰:
       抢人越货花石口,乌木林边鬼见愁。
       独有英雄斗熊罴,哪有豪杰怕马猴?
       欲知冯铁汉究竟命运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关于我们  |  专业服务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  合作伙伴  |  诚聘英才  |  帮助

山西建筑节能产品查询 小波软件 关公网版权所有  备案号:晋ICP备130050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