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关公网! 网站地图 手机版 微信 微博 博客
关闭

扫描以上二维码,关注关公网,获取最新关公研究资讯。

首页 >>著述

《神勇关公》第十九回

2014-9-29 16:50:45   作者:   来源:    已阅读674次


       第十九回 
       众人围剿无结果 
       关羽独身擒强盗
       列位看官:上回书说到在那乌木林中,5把三股猎叉对准冯铁汉师傅一齐刺来,眼看这冯师傅躲也来不及、闪也来不及了,是关羽腾空而起使了个“闪电快手”的招式,把那5把猎叉一股脑儿夺将过来又全都抛了出去。冯师傅安然无恙,倒是那几个持猎叉的人嗤咚嗤咚坐到了地上,一个个眼睛骇得像酒盅般大小。他们面面相觑地问道:“哎呀,你手里的猎叉呢?”“你问我呢,你手里的猎叉呢?”互相问了半天,谁也回答不了谁的问题,于是他们跪下磕头说:“好娘啊,我们服了。这么厉害的身手!就跟真老虎似的!”他们哪里知道,此时的关羽,拳脚刀枪和㧟功已经练得有了些功夫,加上他生来神力过人、行动敏捷,怕是比猛虎还要厉害三分哩!此时,冯铁汉和关羽才借着火炬仔细端详面前这些人,他们都是庄稼户和猎户的打扮,并不像晋糕张描述的劫匪。“诸位都是什么人?为什么藏在树上伏击我们?”冯铁汉问道。“哎呀,大人您不就是常平村的冯铁匠冯师傅吗?误会啦,误会啦,咱们两家是大大误会啦!”那伙人中的一名胖猎户说:“冯师傅,我们都是银章村的。我叫章银锁,我们大部分都是猎户。我们今天来乌木林是为了捉强盗,没想到你们的人扔石头砸了我们,所以才引起误会。实在对不起,我这里先给冯师傅赔礼道歉了!”说着,向冯师傅和关羽鞠了一躬。冯师傅和关羽急忙还礼,冯师傅说:“是我们不该在树林里乱扔石头哇!我们也应该道歉!”常平村和银章村的两伙人听了都哈哈大笑起来。人常说江湖一笑泯恩仇,笑声过后他们互相亲热地攀谈起来。银章村的人都围过来跟关羽搭讪,问他叫什么名字、跟哪个师傅学的功夫。关羽回答说他叫关羽,并说自己有两个师傅,一个就是冯铁汉师傅,另一个是书本。冯铁汉笑着说:“我可是不会武艺啊,我只会教他打铁和㧟铁砧子,剩下的,都是他从书本上看的。”听了这话,银章村的人惊叹欷歔不已。
       列位看官,且说乌木林里大家伙聊了一会儿,就听冯铁汉问道:“这么说大家都是一回事儿了。哎,你们村也有人在这儿遭劫吗?”胖猎户说:“是啊冯师傅,我们村遭劫的有七八个人呢。都是被抢走了食物,这强盗连红薯和酸石榴也抢,可就是不抢银子不抢钱。脾性怪着呢。”“是啊,鬼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大家议论纷纷。冯师傅说:“不管常平村还是银章村,我们都是受大家之托来抓强盗的。现在时候也不早啦,我们两家核计一下,分头埋伏下来。明天黎明前就有行人经过这里,强盗要是出现的话,我们一哄而上,将他生擒活捉!”“好,就按冯师傅说的办!”
       这一场误会结束之后,常平、银章两个村的抓贼者成了好朋友。既然大家伙的目的都一样,所以他们都情愿听从冯铁汉师傅的统一指挥。不一会儿,两个村的人员都按计划部署好了。大家隐藏在花石口的大石后面和乌木林中,不抽烟,不说话,只留两个人睁大眼睛观察动静,其余人都在藏身处打盹休息,听见报警,立马起来行动。
       一切安顿妥当之后,关羽招呼冯铁汉靠着大树睡上一会儿,并说自己反正不瞌睡,不如到林子附近帮着巡查情况。冯师傅答应了。猫头鹰在山林里咕咕叫着,小河流水淙淙有声。夜很快过去了,花石口那边的山顶上,已经看见亮白的曙光。乌木林边上的大路上,已经有三三两两的行人在走路。他们都是到山里做买卖或串亲戚的。冯铁汉打了个盹醒来了,他对关羽说:“贼人要来也就该来了。他总是黎明和傍晚出来呢。”所有的人此时都醒了,他们瞪大眼睛、竖起耳朵,单等那强盗出现。可是等到阳光洒满了乌木林,那强盗还是没有来。银章村的胖猎户跑过来对冯铁汉说:“冯师傅啊,今天这时候了,盗贼不会来了。咱们不如散了回村吧?今天晚上再等他们!”冯铁汉说行。于是两个村的人便分头走了。
       列位看官,那银章村的胖猎户和常平村的冯铁汉,都是说话算数的人。当天下午,他们又把原班人马召集起来,带到了花石口外的乌木林。这些浓密高大的黑木头自从问世以来,大概就没有发挥过任何作用,想不到现在却派上了用场。大家又是分头埋伏在树林中和石头后面。傍晚时候,从花石口出来的行人很多,他们大多是居住在盐池一带的村民。大家此时都很精神,都希望此时贼人能忽然冒出来抢劫行人,好让大伙蜂拥而上,把他团团围住,然后绳捆索绑,将他押送到解州衙门。然而天已经黑了多时了,路上的行人已经绝迹,他们盼望中的强盗还是没来。“强盗就是强盗,他们办事儿一点也不讲信用!”胖猎户失望地骂道。常平村这边也有人骂强盗,说他是个孬种、怂蛋、草包、饭桶,光敢打劫妇女和老汉,不敢和他们较量。眼看快半夜了,冯铁汉安排了几个人轮流放哨,剩下的人都让就地睡觉。天明时分,大路上行人的咳嗽声、说笑声又把大家伙叫醒了。接着,日头又把花石口照亮了。目标还是没有出现。于是第二天的捉贼行动也宣告无果而终。胖猎户与冯铁汉分手时候再次与他相约:“今夜我们照常来啊。我就不信他猫不吃生姜、狗不喝辣汤!如果盗贼来了,咱非逮住他不可!”两班人马都无精打采地走了。说话又到了半下午时分,冯铁汉照例集合队伍出发。可是左等右等,就是不见尹胜高和刘子表两个人来。打发人去叫他们,他们都说:“哎呀,咱们熬了两个夜晚啦,连个强盗影子也没见着。也许人家早就闻讯逃跑啦。我看这贼很难逮着,不如咱们算了吧?若要去,你们去吧,我头疼胸闷,气短恶心,想去也去不成啦。”
       人常说啥嘴长啥牙,啥人说啥话,真是一点儿不假!您道这尹胜高、刘子表是谁?就是前天夜里在花石口吓得尿了裤子的人。英雄豪杰发的都是英雄豪杰腔,怂包软蛋说的都是怂包软蛋的话,冯铁汉师傅听罢情况后果断地说:“有几个算几个吧,咱们出发!”还是冯铁汉在前,关羽殿后,大家伙不快不慢地朝花石口走去。当他们来到了乌木林的时候,也还是昨天那个时间,也还是跟银章村的胖猎户他们迎面相见。胖猎户把冯铁汉叫到大树后头问:“冯师傅,你们村的人今天都到齐了吗?我们村可是有三个怂包不愿来了!”冯师傅说:“我们也有两个怂包没来。大家伙既然来了,好好坚持他一夜,也许贼人今晚或明早就要落网了。”
       胖猎户听了这话说:“冯师傅,请您放心,即使他们都走了,我一个人也要坚守到底!”俗话说前路有车,后路有辙。有了前两天行事的范儿,大家伙不用说都知道该怎样去做。两个村的两伙人还是按照前两天的模式分开人马进行埋伏。傍晚过去了,黎明也过去了,又到了阳光普照乌木林的时刻了,盗贼依然没有出现。胖猎户呼叫银章村的人打道回村,但是喊了半天,只召集起来两个人,其他的人还趴在石头后面睡大觉呢,太阳都晒到了他们的屁股上。眼看着今天又没戏了,于是冯师傅和关羽也招呼常平村的人班师回村。师徒二人也是喊叫了好半天,还集合不齐队伍。关羽只好到乌木林中仔细寻找,这才把他们一个一个都唤出来。除了冯铁汉和关羽,他们看起来都是无精打采、垂头丧气,好比是霜打的茄子落汤的小鸡!关羽小声对冯铁汉说:“师傅,他们已经困顿得很了。今晚咱们还能来吗?”冯铁汉说:“看他们这个熊样,来了能咋的?不来又能咋的?唉,今下午再说吧。”
       列位看官,冯铁汉师傅说这番话的时候还是早上,可是一眨眼就到了下午了。日头偏西,盐池上飘起了淡淡的薄雾,又到了集合人马去花石口拿贼的时辰了。冯师傅提起大铁钳,关羽拎了一根木棍,师徒两站在铁匠铺前等了半天,也没见那8条壮汉中的任何一个人影!看看日头已沉入火红的云霞之中,冯师傅伤感地说:“他们累了,他们烦了,他们不想去了。”他很体谅这些汉子,一连三个夜晚,他们都风餐露宿、埋伏待敌,或在乌木林里站岗放哨,或在黑树杈上和衣而眠,人人把心提到了嗓子眼。稍有风吹草动,他们就剑拔弩张;稍有鸟啼鹤唳,他们就如临大敌。这多么消耗人、折磨人啊!因此他们就等于三个夜晚没有好好睡觉。白昼里,他们还要照常下地干活,因为他们都是家庭的主要劳动力,秋收秋播,谁也不可能躲避。难怪他们累了,难怪他们烦了,难怪他们不想去了。可是,抓贼的事儿谁去管呢?冯师傅沉思着,忽然听关羽说:“师傅,来了两个叔叔。”冯铁汉一看,果真。您道是谁来了?来人正是刘子表和尹胜高——头天晚上尿到自己裤子里的那两个人!冯师傅好生奇怪,问他两个道:“刘兄、尹兄,二位身体康复了吗?你们今晚……”“冯师傅,我们身体倒是不难受了。可是,我们今晚还不准备去。听说他们几个都不愿意来了,所以我们特意过来安慰安慰您,劝您也别去了。您没听人说:毒蛇不好逮,强盗不好抓吗?”冯师傅说:“强盗是不好抓。不好抓也得抓呀!”刘、尹二人说:“大家伙都不愿去了,您还抓个啥劲儿呀?反正我们也劝过您了,去不去是您自个的事儿了。冯师傅,我们告辞了。”冯铁汉眼看着他们的背影,嗨地长叹了一声。他对关羽说:“十个人,八个都不去了。关羽啊,咱们师徒两个上阵吧——总不能把这事儿这么撂下啊!”关羽看着冯铁汉说:“师傅,要我说,您确实不能去了。”冯师傅说:“那山贼不抓了吗?咱们怎么跟乡亲们和里长交代呢?”关羽说:“山贼一定要抓住,不然,村里人不会有安全感。可是,我的意见是您不用亲自出马了——您看铁匠铺里的活儿都攒下一大堆了,铁匠铺离了您就转动不了。抓贼的事儿让我一个人去就行了。我一人目标小,行动快,好隐藏,比人多了还好呢。”
       冯师傅一听。连摆手带摇头地说:“关羽啊,你说的全都对,可是只有一条不对——那就是你还是个娃娃哩,怎么能让你承担这样的重任?外面人该笑话我们常平村男子汉大丈夫都坐月子去了,打发一个十几岁的娃娃去抓强盗!说不定强盗也会嘲笑我们哩!”
       列位看官:关羽正在铁匠铺跟冯师傅商讨由他一人去花石口擒盗的事情,却从他们身后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好啊,初生牛犊不怕虎。冯师傅,我看关公子有这胆魄和能耐!这几天我听说了,关公子真不同俗人。咱们实事求是地说吧,这虽然不是好办法,但却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冯师傅您看呢?”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里长曲午阳。冯铁汉急忙说道:“是里长啊。冯某真是无能,这几天抓贼没见贼人面,还连个队伍也带散伙了。嗨,让您见笑啦。”曲午阳说:“岂敢岂敢,冯师傅,我这里首先问候您和关羽辛苦了,然后表示衷心的感激!这官道上捉强盗,本就是官府的活儿。按道理说咱们应该报了官,官府派官差去拿贼。可是现在这年月,纲常政道全坏了,官府谁管这个事儿啊。这不,他们不管,咱们就得管。您带着一干子人辛苦了几天,村民谁不感动呢?然而常言道感动是感动,行动是行动,感动容易行动难。您看这事儿不是被言中了吗?刘子表、尹胜高二人既怕吃苦又怕危险,因此早早打了退堂鼓;吴秀武他们几个倒是一不怕苦二不怕险,可是他们却不愿无私奉献,因此也挂了免战牌。冯师傅,只有你们师徒两才是真正的见义勇为啊!”
       列位看官,曲午阳里长这几句话,可谓是实实在在、发自心坎,没有一点儿官腔、没有一点儿做作,冯师傅听了这话说道:“里长真是过奖啦!现在世道乱了,道义还应该是不乱。我们只怕自个做的不够啊!” 关羽则抱拱说道:“感谢里长大人表扬!后生常听长辈们说:路上有强盗,好汉不睡觉。关羽我不是好汉,但是上路擒贼却义不容辞。里长大人,我看这拿强盗的事儿,也不要勉强冯师傅和叔叔们了。您要是信任我,就把任务交给关羽,关羽誓言完成任务!”曲午阳和冯铁汉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又同时看了看面前这位小伙子。曲午阳走到关羽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一个字都没说,只是把头点了点。冯师傅也轻轻拍了拍徒弟的肩膀,他说:“孩子,一定当心啊。今夜,师傅就不陪你去了。”关羽于是到后院准备去了。曲午阳眼里闪着泪光道:“咱们常平村一百多年都没有出过大英雄啦。我看哪,这段历史就要改写喽。” 冯铁汉师傅也用粗糙的手背抹去眼角的泪水说:“好钢不怕烈火煅,老虎生来有虎胆,关家这后生,是个英雄坯子。里长大人,您是知书达理之人,您说,后世人写咱们东汉史书的时候,能把我徒弟编到本纪呀列传里面去么?”里长说:“这个事儿么,天知道,地知道,咱们难知道啊。您和我都不会玩穿越,咱们还是先不要琢磨这个了吧?哈哈哈哈!”说罢,慢慢走出了铁匠铺,走到村街上。这位年逾古稀的里长朝天上望了望道:“我们总不能叫自己的婆娘去捉贼啊……”
       列位看官,就在曲里长仰天慨叹的当儿,老天爷也用夜色涂黑了中条山下的常平村。
此时,只见冯家铁匠铺里快步走出一个人,此人身背竹篓,竹篓里装着镰刀、绳索、火把、蒸馍、咸菜,还装了大半篓铁匠炉烧出来的细炉灰。看他那魁梧雄壮的身材和青春灵动的脚步,就知道这人不是别人一定是关羽。诸位要问:这关羽不是要去花石口独身擒盗吗?可是他为何不拿钢刀拿镰刀、不拿火药拿炉灰?难道强盗是高粱秆,最怕镰刀砍?难道强盗是蚯蚓虫,最怕炉灰洒?看官问得妙,可是恕本书作者暂不回答。为什么?因为人常说,杀猪杀尾巴,各有各拿法。关羽带这些东西去乌木林,自会有他的用项。有何用项,到了时候自然会有分晓。而此时此刻,他还没有走出村口,我们怎忍心现在就泄露他的机密呢?如果现在就把窗户纸戳破,那后面的故事就少了悬念,这对讲故事、听故事的人而言,都不是什么好事儿。所以只好恭请诸位稍加忍耐,常言道饭饱胀起肚,果熟掉下树,时辰到了,一切不问便知。
       看官听言:话说这少年英雄关云长身背竹篓健步如飞,似离弦之箭向花石口而去。由于天刚擦黑,所以路上还不断遇到从花石口方向来的行路人。从他们安静祥和的表情判断,今儿傍晚乌木林那里没有出现劫道越货的事儿。这情况正如关羽所料。他猜测明儿早上强盗可能会有所动作或表现,但是也不敢完全确定。花石口行动已经两天,这两天,常平村和银章村的两彪人马数十壮汉吵吵嚷嚷、大张旗鼓地在乌木林一带张网捕盗,阵势虽然不大,但风声已经够大。如此这般,强盗会来自投罗网吗?不会。关羽但愿今晚上银章村的人也像刘子表他们一样不再来花石口。如果他们来了,强盗出现的几率则更小了。
       有诗曰:
       强盗一心要抢人,众人擒贼耍二心。
       老天不造关英雄,怎叫山河闪光辉?
       欲知关羽花石口独身擒盗有无进展,且听下回分解。
       

关于我们  |  专业服务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  合作伙伴  |  诚聘英才  |  帮助

关公网版权所有  备案号:晋ICP备130050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