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关公网! 网站地图 手机版 微信 微博 博客
关闭

扫描以上二维码,关注关公网,获取最新关公研究资讯。

首页 >>著述

《神勇关公》第二十一回

2014-9-29 17:01:06   作者:   来源:    已阅读557次


       第二十一回
       魅影现形乌木林 
       关羽问计银章村
       列位看官:话说关羽从家里取了些当用物品,绕过一条小巷便出村而去。他身上的包袱里背着几张面饼,还有蜂蜜和芝麻盐。看官要说了:这关羽原来还是个美食主义和享乐主义者啊——他往大树卧铺上这么一躺,把又圆又大的白面烙饼这么一展,再把甜甜的蜂蜜和香喷喷的芝麻盐往上这么一抹,用手这么慢慢地一卷,嘿呀呀,这卷烙饼不知有多好吃啦!在两千年前的古社会,皇帝皇后不一定能吃上这么好吃的美食呢!然而这个美妙的蜂蜜芝麻卷却根本没在关羽手里出现。关羽拿这些东西来纯属为了抓贼破案。看官若不信,咱们就骑驴看唱本——往后瞧嘛。说时迟,那时快,眼看着关羽的身影已经入了乌木林、爬到了黑树王上面。他爬到高处,还是先四面八方地环视了一圈,然后才来到他的卧铺。这时关羽发现:他回家之前放在卧铺上的面饼和咸菜不见啦!掉到地上了吗?卧铺像个船舱似的,四围高中间低,放个鸡蛋或苹果也滚不下去。乌鸦或山鹰叼走了吗?这包面饼和咸菜是关羽三天的干粮,有好几斤重呢,乌鸦叼不动,而山鹰是吃肉不吃素,面饼之类的东西给它它也不要。那是土豹子吃了吗?可是只听人说过土豹子吃猪吃羊吃牛犊子,没听说过这会爬树的畜生还吃面食。关羽把一项一项的可能性都否定之后,最后只假设了一项可能:那就是有人上树拿走了!
       列位看官,自从关羽在青云岭上得到了《白石韬略》后,他早读晚习,已把它通读了好几遍了。这本书的《谋略篇》他读得最仔细,记得也最用心。他还详细阅读了管文公给他的《心之巧智》挂图,并结合和比照《谋略篇》进行揣摩研究,从中大得智慧、大获裨益。可以说,这一文一图都是当时人们最高智慧的结晶,它们点点滴滴注入了关羽的心灵智库,极大提高了关羽认识问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使本来就生性聪颖的关羽好似变成了另一个人。一个什么人?一个智谋满脑、经纶满腹的人。这样说是不是有点太夸大了?不是,看官从关羽先前对案情的精辟剖析上,就可以看出这一点。而此时此刻,又到了他应用智慧谋略的时候了。只见关羽睁大丹凤眼,仔细搜索黑树王的树干、树枝和树叶,从卧铺树杈一直搜索到地面。他没有发现任何人的痕迹,地面上连鞋印也没有发现。嗨,这事儿就怪了!一点也不怪。我们说关羽没有发现人的痕迹,并不是他没有发现痕迹——他在树干开裂的树皮上,发现了几撮又粗又黑的毛发,这显然是野兽的皮毛蹭上去的。关羽又仔细搜索地面,终于在大树不远处野草稀少的地上,发现了三个不太明显的脚印。关羽蹲下来审视这些脚印,他忽然哈哈大笑起来。黑树枝上的一只小松鼠被突如其来的笑声吓得掉到了草地上,但它很快又逃走了。
       列位看官,您说这关羽不是正在查勘脚印吗,却为何突发大笑之声?那关羽是个举止稳重的人,即使身处这四周无人的乌木林,也绝对不会放浪形骸。他的突然发笑,说明他肯定有了重大发现!果真如此吗?嗨,这一点儿不假!关羽反复审视那三个脚印,发现它们跟前几天在乌木林边上的不穿鞋的脚印一个样,这拨开了他心头的疑云迷雾,叫他豁然开朗!
       列位看官:这么说关羽已从脚印上找到了证据,把那扑朔迷离的花石口劫案弄得水落石出了吧?我们说,虽然说水落石出还为时尚早,但此时关羽对案情已经了然于胸了。他确定偷盗他面饼咸菜的家伙和强抢晋糕张的晋糕盆的家伙是一回事,而强抢晋糕盆的家伙与屡次制造花石口大劫案的家伙又是一回事。“它根本不是人,而是一头比人还机警的野兽!”关羽相信自己的判断。他从树皮上搜集了一些黑色毛发藏在贴身处,然后背起竹篓迈步出林。他不敢把今天带来的面饼和蜂蜜、芝麻盐等吃食放在大树卧铺了,因为一个躲在暗处的掠食者正在窥视着它们。出了乌木林,又沿着大路走了一阵子,就到了一个三岔路口。往前直走,则到了常平村了;往右拐弯,也会到达一个村子,它就是银章村。关羽显然要去银章村,因为他拐到右边这条路上来了。银章村与常平村很相似,都在中条山下、盐池岸畔,人口和经济规模也相差不大,两个村子的区别在于:常平村的人种地和干石匠活的比较多一些,而银章村打猎和跑小买卖的比较多一些。前几天银章村到花石口抓强盗的人,有一半都是猎户。
       他们凭手中的弓箭和猎叉养家糊口,平时的猎物主要是野兔、野鸡、野羊和山鹿、山狍、山猪等。关羽去银章村干什么?找猎户。找哪个猎户?找那个带队的胖猎户,关羽还记得他的名字叫章银锁。人常言话说着轻松,人走着费劲,关羽马不停蹄地快走了一个来小时,走得鬓角滴汗,才走进银章村的西门。此刻正值中午时分,白日高照,青山如黛,猎户们正在家吃饭休息。他们吃饱喝足睡好觉,半下午就要结伴进山打猎了。关羽走着问着,问着走着,很快便找到了胖猎户的家门。胖猎户一家刚刚坐到饭桌上准备吃饭,他见到关羽登门又吃惊又尴尬。昨夜他们的捉贼军也因意见分歧,放弃了花石口行动。现在见到关羽,他还以为是常平村派他“催兵”来了。因此张口就说:“实在对不起呀小兄弟。这事儿嘛本是个义气事儿,可咱们村这些人牛拉驴不拉、狗咬羊不叫的,肚子里光想自个的一亩三分地,没人能统一了他们。所以夜个黑了就放了羊啦。这都怨我没有强大的凝聚力呀。咳,哪像你的冯铁汉师傅,打铁本身比铁硬,说话一声喝到底,村里有谁敢不听?小兄弟,你看我光顾说话了,连问问你吃饭了没有都忘了。来来来,快坐下陪胖叔喝杯酒,有话咱再慢慢谝!”说着卸了关羽的竹篓,死拉硬扯把他按到板凳上,然后㧟了一只炖狍子腿说:“这是我昨夜的战利品,你尝尝,香着呢。不,咱俩先来他一碗酒吧!”见胖猎户如此豪爽直率,关羽也不推辞,端起碗就和他一口喝干。喝过了三碗酒,又吃了些袍子肉,关羽这才把昨天和今天发现的情况以及自己的判断,跟胖猎户毛裢倒斗子似的一点儿不留地细说了一遍。
       列位看官:听罢关羽这一席话,胖猎户的脸上的愧色才渐渐消褪,但随即脸膛又闪放出敬佩的神彩。他又给关羽倒满一碗酒说:“小兄弟,你年纪轻轻就有打虎猎豹的雄心壮胆,在下实在佩服!别的地方咱不知道,就在这方圆百里的中条山八百名猎户中,还没见过有你这么勇敢的人!你真是我们猎户的标杆啊。”关羽说:“多谢长辈夸奖,后生实在不敢当!大叔啊,我前来拜访您,就是要向您请教一个问题呢。”说着,拿出了那撮兽毛递给胖猎户。
       胖猎户捏着这撮又黑又粗的毛发看了又看,还放在鼻子上闻了又闻,并用舌尖轻轻地舔了又舔,最后还用它在自个的手背上蹭了又蹭。只见这位经验丰富的老猎手忽然跳起来说:“小兄弟呀,如果大叔没有看错的话,这是狗熊身上的毛哇。难道说,是狗熊偷了你树上的面饼?是狗熊劫了附近村庄十几个人的东西?这怎么可能啊?狗熊有那么周密的思想么?狗熊有那么神秘的行动么?狗熊有比我们更高的智慧么?叫我来说,这是完全不可能的!”“叫我来说,这是完全有可能的!”胖猎户的话音未落,突然从屋外传来一个洪钟般的声音。此话把胖猎户和关羽都吓了一跳。
       列位看官,话说那洪钟般的声音传到屋内,震得屋顶沙沙落土,关、章二人也闻声起身,胖猎户则踉踉跄跄朝屋门口跑去,边跑嘴里边喊道:“爹呀,您老人家咋不吭声就来啦?请坐屋里吧,孩儿给您端肉斟酒。”随即喊叫他妻子给老爹拿碗取筷、盛狍子肉。关羽睁眼一瞧,这胖猎户的爹猿臂熊腰,身材壮硕,似乎有一头犍牛的气力。他对关羽说:“小壮士,我听村人说你来了,特地前来会你一面,果然英武雄彪啊!我胖儿子的话我都听见了。叫我说,他的话是一串笨话哩!”胖猎户说:“爹呀,您看您说的……”“我说的不对吗?”胖猎户的爹爹说:“小壮士乃青年英豪,在英豪面前爹也不给你留面子了。胖儿子啊,咱们猎户有句古老的传言是咋说的:九猪产一象,十蛇生一龙,百鸟出一凤,千猴成一人嘛。它是说飞禽走兽都会变异出比自己高许多层次的东西。人不也是如此吗?我小时候听我爷爷讲过一个故事,他说中条山里有人熊,长得是熊样,可比人还精明。难道说这故事今儿叫我们给碰着了吗?真是匪夷所思,匪夷所思啊!”听了这话,关羽不禁张大了嘴巴,一双丹凤眼也睁圆了。他抱拱对老猎户说:“猎户爷,晚辈感谢您老赐教!由此看来,这劫道的人其实是个人熊。但是还有一点晚辈弄不明白,那就是熊怎么会穿衣服呢?被劫的人都看见他穿了一身白袍子呀。”胖猎户这会儿倒机灵了,他说:“小兄弟,它是人熊啊,啥都会干呢!”老猎户说:“胖儿子说的对,人熊能模仿人的一切行为哩。但这只是听说的,我没有亲眼见过。”
       这进门的老人是胖猎户的爹爹,他是这一带闻名遐迩的好猎手,今年快七十岁了,仍然身强体壮,人送外号“老廉颇”。老廉颇有三个儿子,胖猎户是他的二儿子,他平常总跟大儿子住在一起。三个儿子中两个是猎户,偏偏大儿子不喜打猎,却喜欢做山货毛皮生意,小日子过得倒还滋润。老廉颇的猎叉虽已封存多年,但那颗猎户的雄心壮气还在胸膛里鼓荡。这些天他每天都要打听花石口抓贼的进展情况,每次听罢总是摇头不语。刚才听村人说常平村的关羽前来找他的胖儿子,老廉颇不禁心中大喜。他不请自来,到了胖儿子家中,听到了关羽他们的谈话,老廉颇心里说:“这事儿有门儿啦!”当听到胖儿子说“这是完全不可能的”时候,老廉颇忍不住在院子里吼了一嗓子。看官听言:他这一嗓子好似钟鸣鼓响,等于是宣告了花石口劫案克日就要大白于天下的消息。但这还是后话,咱们暂且不表。却说老廉颇见到关羽如此精壮聪颖、胆大心细、谦逊恭敬,心里嘴里不住赞叹,所以他非常情愿把他的毕生所知,全部拿出来帮助这年轻人破案。
关羽道:“猎户爷,胖大叔,咱们就设定那个强盗是一头人熊,那我们怎么能够抓住它呢?”
       列位看官,关羽这一问话出口,标志着“猎人熊计划”已经进入制定阶段。老廉颇狩猎一生,经验非常丰富,胖儿子和关羽请他老人家拿主意。老廉颇并不推辞,他说:“现在看来,这人熊的巢穴就在乌木林紧邻的石崖群中。石崖群怪石嶙峋,山水四流,洞穴无数,凶险无比,古来就是毒蛇猛兽、豺狼虎豹的自由乐园。我打了一辈子猎,却从来不敢到那里去玩猎叉。它是我章家老祖宗规划的狩猎禁地。爷爷说,你就是穷死饿死也不能到那里去送死。几十年来,许多猎户不信这个话,他们结伴搭伙地进去了,结果就像肉包子撂到狗窝里——连个渣儿也不见出来了。所以说,哪里不光是我章家的狩猎禁地,也是所有猎户的狩猎禁地哩。我说的意思是咱们不能到石崖群里去逮它。要逮还要把它引诱出来。”关羽发言道:“对,要把人熊引诱到花石口的路上抓个现行。不然,也许会抓错、也许会有人不信呢。”老廉颇听了哈哈大笑,夸关羽想得缜密。接着,他们又研究了具体擒熊方案。老廉颇说:“猎人懂得如何对付野兽。人熊这东西虽然精明,可它毕竟还是熊。因此它跟熊一样喜欢吃蜂蜜、点心、枣馍、烙饼等美味食物。咱们假扮行人担上这些东西,在它经常出没的时间和地点伺候,不怕它不落网。”关羽说:“猎户爷,俗话说,要死容易要活难。可是,我不希望把它整死。如果把它整死了,人们的说法肯定会纷纷扬扬,于咱们十分不利。”老廉颇说:“捉活的呀,咱们一定得捉活的!东汉法律规定:越货而不杀人者,不犯死罪哩。”胖猎户道:“这厮力大无穷,咱们如何能活捉它呢?”
       列位看官,胖猎户的这句话问到了点子上。是呀,人熊那么厉害,怎么能把它生擒呢?老廉颇和关羽都陷入了沉思。忽然,老廉颇一拍桌子说:“人老了真是不中用啦——明明咱们家里还有一付‘虎熊链网’嘛,可我怎么老是想不起来!小壮士,你不必发愁了,咱们有制服它的利器哩。”原来,就在老廉颇年轻的时候,中条山一带曾经闹过一场熊灾,那时山里的黑熊成群结队跑到山下来毁坏村民的庄稼果树,人们也想方设法抵御黑熊。于是,老廉颇和村里几位年轻的猎户研制出了“虎熊链网”。实际上,这种号称“猛兽克星”的猎具是一种用铁链构成的网套,不管是老虎还是黑熊,一旦被它套住,就再也无法脱身,即使是老天爷来了也解救不了!说实话,关羽和胖猎户绝对没有想到老廉颇还有这样的道行!所以他俩齐声问道:“那虎熊链网现在何处?”
       列位看官,虎熊链网就在老廉颇的大儿子家中。三个人当时就去把它找了出来。原来这“虎熊链网”是铁链子打制而成,一根根铁链子都有锄把一般粗细,闪放着黑色的光泽,多年不用,还如此铮亮!别说是套住了猛兽它无法逃走,就是套住一辆坦克车,它恐怕也不会轻易挣脱!老廉颇兴高采烈地给关羽和胖儿子展示了一番之后问道:“万事俱备,事不宜迟,小壮士,咱们什么时候出发?”关羽道:“猎户爷,咱们现在就走吧!”老廉颇出去招呼来几个人,又在院子里把虎熊网链的使用方法演练了几遍,直到大伙儿都熟悉了,这才带上必备的器具向花石口进发。
       到了花石口,太阳还没落山。老廉颇指挥大伙把虎熊链网架设在乌木林边的黑树上。并决定由一人担着竹篓,竹篓里放上蜂蜜、油糕、芝麻盐和气味浓郁的鲜羊奶等美食在树下走动。胖猎户自告奋勇要扮挑担人,关羽说还是由自己来扮比较合适。老廉颇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胖儿子啊,你身上的猎户味儿人熊在大山里就闻到了。我看还是小壮士比较合适吧。”一切准备停当,只等那太阳落山。
       列位看官,许多事情就是这样:心想快,事却慢。六七个人眼巴巴瞅着太阳希望它快快下山,那太阳公公反倒跟他们玩起了幽默,它磨磨蹭蹭就是不愿意往晚霞里面钻。不愿意钻也得钻,就在大家心急火燎之时,夕阳不见了,傍晚来到了。这一天的傍晚将被银章村和常平村载入村史而让后辈铭记。因为这个傍晚发生了一件中国历史上还没有发生过的事情,那就是平民百姓用自制的简单工具,捕捉了一头智力发达、行为怪异的中条山大黑熊。这头大黑熊在“仿人学”上面已经有了较高的造诣,它的行为举止已经与某些人的某些行为举止十分相像了。所以老廉颇把这种进化完美的动物叫做“人熊”,其实它跟人一丁点儿关系也不曾有。人熊也许根本不得知道,花石口已张开天罗地网欢迎它的到来!它在仿人学上的成功和对人的食物的青睐,以及获取这些食物所采取的不正当手段,终将把它送上不归路。
       

关于我们  |  专业服务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  合作伙伴  |  诚聘英才  |  帮助

关公网版权所有  备案号:晋ICP备130050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