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关公网! 网站地图 手机版 微信 微博 博客
关闭

扫描以上二维码,关注关公网,获取最新关公研究资讯。

首页 >>著述

《神勇关公》第二十四回

2014-9-29 17:23:30   作者:   来源:    已阅读557次


       第二十四回 
       碧玉情赠玉蝉刀 
       云长泪洒玉盆顶 
       列位看官:话说那中条山黄雀台无底涧的神秘蟾蜍冷金蟾抵挡不住诱惑,朝冯铁汉、关羽二人置放的金头蝉连跳两下,此时此刻,它所处的位置,离那一堆美食也不过三四米远了。它只需拿出三分之一的弹跳力轻轻一纵,那堆美食也就吃到嘴里头了。可是就在这时候,它突然起了疑心。它想:咦,不对啊,平时咱吃的金头蝉都是一只一只的,又会飞又会爬,而今天的金头蝉咋聚了这么大一疙瘩呢?它们是不会自个聚到一起的呀。这上面恐怕有什么玄机吧,要当心。于是,它打算再跳回刚才的地方观察观察。就在它起跳前的一刹那,十几只年轻的黄翅雀却从天空俯冲下来了!它们不顾大鸟的劝告,勇敢地飞下来啄吃这些美食。一只、两只,每只黄翅雀都从丝网里啄出来两只金头蝉了!冷金蟾看着这堆美食被人家蚕食,就好像雄狮看着一群秃鹫分享它的猎物一样,那心里的难受劲儿啊,就甭提了!忽然,它纵身一跃扑向金头蝉。接着“扑”的一声,沉重的身子砸在黏面糊里,它的四肢和肚皮被面糊粘住了。跳,跳不起来;爬,腿脚动不了。冯铁汉此时一跃而起,用桑叉摁住了冷金蟾的颈部,关羽趁势将师傅给他的木盘放在冷金蟾的下巴底下。冷金蟾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因为它知道这两人是有备而来的,挣扎无济于事。时间过去了几分钟,冷金蟾发现他们并不想抓它或杀它,于是也不那么惊恐了。唉,都怨自己贪图美食啊。一想到美食,它又沉浸在金头蝉的香气之中了,于是它贪婪地看着近在咫尺的金头蝉,不由得涎水连连,哗哗地流淌到关羽手持的木盘中。
       列位看官,人常说再好的堤坝也有蚁洞,再好的城墙也有裂缝,这冷金蟾常年拱在深不见底的山涧,专门以金属矿石为食,每年只有这几天才会出来捕食金头蝉,而这也正好成了它的软肋。否则,谁能看到它呢?看来,世间的一切,造物主皆有安排,长短皆有搭配,有这样一个长处,就要配那样一个短处。孙悟空不是很厉害吗,但他的脑袋却最害怕金箍咒。话说那冷金蟾被眼前的金头蝉诱惑得口水直淌,而冯铁汉想要的,恰恰就是这个结果。谁知道那么大的一只冷金蟾,口水竟有这么多——关羽手持的木盘很快就接满了,如果上秤称的话,大约能称2市斤。冯铁汉师傅叫关羽先把木盘撤走,然后再用羊皮袋打上水慢慢倒在冷金蟾身上。水稀释了冷金蟾身底下的稠面糊,加上它的四肢不停地搅动,面糊已经变成稀面汤了。冯师傅吩咐关羽躲开,然后猛地收回固定着冷金蟾的桑叉。只见冷金蟾张嘴咬住那一丝网金头蝉,唰地跳将起来,三下两下就跳进了无底涧不见了。
       列位看官,啥叫各得其所?这就叫各得其所:冯师傅他们得到了冷金蟾的口水,而冷金蟾也得到了它最爱吃的美食,双方双喜双赢,都没吃亏,只是让冷金蟾受了一惊。话说冯铁汉和关羽收拾好东西,又吃了些干粮休息了片刻,就动身回家了。当夜无话。
       第二天天黑之前,冯铁汉师傅带着关羽和铁匠铺的几个工友,来到中条山里一条小溪旁边。溪边长着许多叶片肥厚的大叶野蓖麻。他们每人割了一大捆背回来,冯师傅让他们把野蓖麻摊在铁匠铺的后院。次日五更时分,冯师傅就起来了,他出了屋门,发现关羽已在铁匠铺里捅炉火、撮炉灰,于是就说:“关羽啊,师傅今天就要给胡小姐交刀。你跟我到后院来吧。”借着铁匠铺里的灯光,关羽看到昨夜他们放在院子里的野蓖麻上,布满了一层雪白的霜花。冯师傅兴奋地说:“走,把炉火烧旺。咱们现在就要‘啜霜饮蟾’了!”大风箱很快将铁匠炉吹得烈焰腾腾。冯师傅取来早已打好的柳叶双刀插入炉火之中,不一会儿,两把刀已经烧得与炭火一个颜色了。冯师傅用铁钳夹起一把刀,让关羽也照样夹起另一把,然后跑到院中,用刀的两面来拂野蓖麻叶片上那些冷霜。炽热的刀碰到冰冷的霜花,哧啦啦冒着水蒸汽。等二人的刀把这满院子的野蓖麻都吻遍之后,白霜没有了,红刀也变色了。冯师傅让关羽把刀插到炉火中继续加热,然后说:“这‘啜霜’过了,该‘饮蟾’了!”前天采下的蟾涎已被冯师傅分别倒在两个狭长的小铁槽里,刀烧红之后,冯师傅就把刀分别放进了铁槽。冷金蟾的涎水真是稀世珍宝——它一见炽热的刀,就熠熠闪起了蓝宝石般的荧光。这荧光在刀上流动、旋转,变幻出无数的图案,而一种俗世从来没有过的奇香也随之飘荡起来,沁透人的心脾。更奇怪的是,这炽热火红的刀浸在荧光中长时间不冷却也不变色,而是一点一点地吞噬那些蓝宝石色的荧光。等这些荧光全部消褪的时候,赤红色的刀瞬间变成了蓝宝石般的颜色。就连冯铁汉师傅也忍不住惊奇地喊道:“真奇妙!真神奇!真神妙!”他不知该用什么话来形容这个景象。而比起冯师傅来,那关羽充其量只能算刚踏进门栏的准铁匠。即便如此,他也被这奇观所震撼,知道这一定是冶锻行业的一个奇迹。二人观赏了半天,冯师傅这才喜盈盈地说:“行啦,俗刀变成宝刀喽,咱们可以给胡府交差啦!”
       列位看官,身为铁匠,手艺高明,又为人义气,热情真诚,所以冯铁汉颇受十里八乡人们的尊重。然而在那个朝代,他也只算个普通又普通的小小老百姓,生活在人流社会的最底层。小小老百姓是不登大雅之堂的,尤其像他这样一身烟灰汗味、满手硬茧炭黑的下苦人。可是冯铁汉师傅对关羽说:“关羽啊,收拾好这双刀,师傅要和你同去胡府。”关羽绝没有想到师傅竟然要和他一起去给胡府送刀!
       因为按一般常规,冯师傅应该派个工友禀告胡府刀打好了,胡府自然会派人来取的。那今儿冯师傅是怎么了?关羽的两条卧蚕眉一动,他心里忽然明白了:胡小姐亲自来到铁匠铺重金定刀,她那含情脉脉的眼神和出乎寻常的举动,可能早就叫冯师傅看清楚了——他看清楚胡府大小姐喜欢关羽。因此,冯师傅此举,纯粹是为了满足胡碧玉小姐一个玫瑰色的渴望。想到这些,又想到那天胡小姐塞给自己的红香绫,关羽的脸颊不由自主地发烫了。发烫是发烫,但是关羽却不能露出任何声色。
       关羽按照师傅的吩咐将柳叶刀清洗干净,又用洁净的麻布包裹停当,便随同师傅朝胡府门楼而来。胡府的门人听说冯师傅前来奉刀,急忙通告管家胡安。胡安一边着人去禀告小姐,一边快步到门口迎接。当冯铁汉和关羽随管家胡安来到胡府后花园时,胡碧玉小姐和丫头莺歌早已在莲花池旁站定了。先往那碧玉小姐身上看:梅花衣领桃红袖,柳青坎肩荷叶裙,一身鲜亮的打扮;再往那碧玉小姐脸上瞧:杏眼含明月,小嘴夹樱桃,脸蛋似粉霞,青丝若黛云,宛如天仙下凡。如此让人心动的体貌与其说是碧玉小姐的天生丽质,倒不如说是她今天的刻意所为。因为情窦初开的少女最想做的,就是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展示给意中人。见到关羽,碧玉小姐当然是心花怒放。冯铁汉师傅对她说:“冯某手笨技差,耽误小姐的时日了。现在请小姐验刀吧。”关羽刚将麻布一层层打开,一团宝石蓝光已经迸发出来。只见这刀,不长不短,不宽不窄,不轻不重,它形似柳叶,光彩熠熠,刃如蝉翼,落发可断。碧玉小姐脱口喊道:“好刀!”于是绰刀在手,就在那花园里舞将起来。众人只能看见一双绣花鞋时远时近、时起时落,却不见了碧玉小姐,原来她早被刀光罩住了身形。待小姐收刀立定了,那圈宝石蓝光还旋绕在空中长达一分钟未散!众人齐声喊:“好刀法!”就连关羽也觉得这刀和刀法真的是出类拔萃!
       列位看官:俗话说好货莫怕人不识,冯铁汉师傅用祖传秘技制成的这双柳叶刀,实属举世罕见。胡小姐过眼一瞧、亲手一试,便知道此刀不凡。她说:“多谢冯师傅造的宝刀!宝刀该有个雅名儿,依我看就管它叫‘玉蝉刀’吧。”众人都说刀名叫得不俗。胡小姐于是吩咐管家胡安给冯师傅付工钱。冯铁汉忙说工钱小姐早已付过双倍了。碧玉小姐哪里听他说道?她让胡安取来十两金子给冯铁汉,冯铁汉坚决不拿。胡安说:“冯师傅若是不好意思,那么我只好派人送到铁匠铺去了。”冯铁汉于是勉强收了金子,他和关羽齐声说了句“多谢”,就要告辞回铁匠铺。此时胡小姐突然问道:“关公子,听说你每天在乱石滩习武,敢问公子练的是哪一路刀法?”关羽说:“我练的是白石公的劈风刀法。”胡小姐又问:“哦,刀法挺新奇!还听说公子是以树枝代刀,不知可有此事?”关羽说:“的确如此。可是白石公说:练刀主要是练人,只要功夫高,芦苇可作刀呢。”胡小姐抿唇笑道:“白石公说得真好啊。可是,可是我想借给公子一把刀使唤,那不是效果会更好吗?”说着,移步上前,将玉蝉双刀其中的一把递给关羽。关羽看看师傅,看看胡安,又看看小姐,一时不知所措。还是冯师傅反应快,他对关羽说:“多谢胡家大小姐的美意!关羽啊,以后练刀就不用再折榆树枝啦。哈哈哈哈!”胡管家也说:“关公子亲手练一练,也知道你和你师父造的刀有多么好啊。我说的对吧?哈哈哈!”
       列位看官,俗话说爱情能够创造奇迹,本书作者认为爱情还可以创造好听的故事。不是吗?那胡府大小姐只因为爱上了在胡府门楼下就灯夜读的关羽,这才苦心设计了一个“打刀会面计”。
       那天她在铁匠铺里投香绫球传情,就已将她的爱慕之心表白给了关羽,此番又主动“借刀”给他,实际上已等同于以身相许了。远在1800多年前的封建时代,作为一个身锁深闺的黄花少女,胡碧玉的举动,已经是相当的解放思想了!而碧玉小姐正是有了今天“胡府赠情刀”的前因,才会有后来的“千里寻关羽”的后果。不过,那都是以后若干年才会发生的事了,已不在本评书的讲述范围。
       列位看官:自古道英雄多勤勉,庸人多懒散,这话一点儿也不假。从花石口破获大劫案,到无底涧捉冷金蟾,再到碧玉小姐赠玉蝉刀,这一段的生活紧张、繁忙、复杂、精致、多彩多姿甚至惊心动魄,它无疑给青春时期的关羽增长了许多见识,也得到了多方面的历练,然而也打破了他“一早一晚习文练武”的常规。而现在随着一切都归于常态,关羽的劳动、学习和生活也恢复原来的步调了。乱石滩里的北斗练武场又出现了他飞腾踊跃的身姿和朗朗的读书声,铁匠铺后院小屋的窗户上,又映照着关羽夜读《春秋》的烛影。他像一块太阳能电池板,认真虚心地接受着人类智慧的光辉,并把它转换为知识的能量;他像一块高性能海绵,如饥似渴地吸吮着文韬武略的乳汁,并把它溶化在自己的血液和细胞里。好钢是千锤百炼而成的,英雄是日积月累而生的。关羽成长的历程,就是对这句名言的最好诠释。
       列位看官:《三国演义》说蜀国军师诸葛亮是一位优秀的气象学家,而民间则说关羽是一位出色的历法学家。有何依据?依据如下:在关公故里运城市盐湖一带,至今还流传着一首自东汉时期传下的《月亮谣》。《月亮谣》唱道:“初一生,初二长,初三初四明晃晃。初五初六月牙子,初七初八半茬子。初十到十三,银盆渐渐满。十四不圆十五圆,十五不圆十六圆。十七十八,虚黑摸瞎。二十增增,月出一更。二十三,月出听鸡唤。二十五六,月亮出来去套牛。二十八九,月亮太阳瞪眼瞅。”《月亮谣》形象而准确地描绘了阴历月份的日期与月亮出没的对应关系。因为东汉时期人们使用的都是《太阴历》,就是以月亮的行动轨迹来计算日期和月份的历法。据说,这首《月亮谣》是关羽根据常平村一带的民谣和农谚加工创作的,还有一说说它是关羽的老师管文公先生亲口教授给关羽的。历史的真迹已不可再现,也许它与关羽和管文公没有关系,只是历代大众百姓加在关、管身上的“被创编”而已。但我们相信,这个从古代摇曳而来的《月亮谣》,至今仍具有巨大的历史魅力和实用价值。很有可能,关羽当时就是根据这首《月亮谣》来推算日期的。因为古时候的常平村不可能找到钟表、挂历、台历和能够显示年月日的电子机械设备等,有眼睛的人都是在看着月亮过日子。
       列位看官,话说这一天的夜晚,月朗风清。关羽仰望明月,忽然想到今天已是九月十六日了——这正是白石公与他约定的会面日子啊。上次那个月朗风清的十六日夜晚,关羽已经来到了青云岭下,却得到小灰鸽的通知:白石公外出不在家,让他学习上有什么疑难就去解州城找管文公。
       管文公找到了,关羽的一疙瘩困惑也解决了。几个月来,他还不断地去卧龙岗向管文公讨教,管文公学识渊博,有问必答,就好似关羽挂在暗夜里的一盏明灯,时刻辉映着他的进步之路。
       关羽常常思念着白石公。今儿机会终于来了,关羽决定要再上青云岭。
       像上次一样,关羽跟冯铁汉师傅打了招呼,并随身带好了砍刀、抓钩和下山用的紫金羊皮飞袍等物品,借着月光来到青云岭下的东北角,那是白唇鹿跟他相约的接应地点。明月在天空缓缓行走,关羽等待了大约一个时辰了,不见小灰鸽飞来,也不见任何动静。
       关羽心想:一不能等,二不能靠,三不能犹豫,我要像第一次那样自力更生登上青云岭!他决定之后,就以砍刀开路,穿过荆棘丛来到了青云岭下的西南角方位,他的首次登山处。
       列位看官,俗话说士隔三日,定当刮目相看。这话的意思是人的发展变化是相当快的,有时令人难以想象。
       关羽经过半年多的成长和锻炼,如今他还是他却已不是他了。无论是他的“体商”、“智商”还是“情商”,都来了一个升级上档大进步。如果说头一回攀上青云岭还需要白唇鹿施以援手的话,那么此番登上玉盆顶也就无须借助外力了。
       您瞧关羽:轻如猿,灵似猴,攀岩登崖若壁虎,一整套漂亮完美的动作之后,关羽已经来到了那次“卡住壳”而被白唇鹿拽上悬崖的地方了。
       那次他险些从这儿坠落青云,而这次他左手指扣紧了岩石,右手从腰带上摘下带软绦绳的三角抓钩,只轻轻往上一抛,抓钩便咬住了玉盆顶上的岩石楞。然后他轻拽绦绳,慢慢地爬上这几米光溜溜的岩石,直到左手扳住了玉盆顶的边沿,他才双膀较力一跃而登顶!
       列位看官,人常说想看到的并不是真看到的,真看到的并不是想看到的。这话在这儿真应验了!
       为什么呀?因为关羽落泪了,带着月光的泪珠从他脸颊上扑簌簌往下滚落,滴在衣襟上便溅起一片银辉,摔在石头上便逬开一簇光花。为何落泪?因为出现在关羽面前的是一幅让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情景:皎洁的月光下,那梦幻般的奇树异草没有了,而代之的是一层层一撮撮的荒沙和枯枝败叶;那神话般的白唇鹿和白色大厦不见了,而代之的是一重重一堆堆的灰烬和残墙碎石;那玉液琼浆般的温泉水也不复存在,或许是被堰塞在那废墟之下;那八面八色的玉石围墙也已经黯然失色,与山下那些普通的岩石并无两样!浩劫,浩劫!关羽想到了这个字眼。是的,玉盆顶遭受的肯定是一种毁灭性的浩劫,就像日本人在南京进行的大屠城一样——一切人文、一切生命、一切物体都被彻底摧毁和灭绝了!
       有诗云:
       仙山琼阁化土冢,月夜神奇成噩梦。
       玉盆变作破瓦罐,白石白鹿了无踪!
       欲知关羽在玉盆顶上还有何发现,请听下回分解。
       

关于我们  |  专业服务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  合作伙伴  |  诚聘英才  |  帮助

关公网版权所有  备案号:晋ICP备130050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