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关公网! 网站地图 手机版 微信 微博 博客
关闭

扫描以上二维码,关注关公网,获取最新关公研究资讯。

首页 >>关庙探微

运城关帝庙里的草木圣贤

2014-11-6 10:00:28   作者:   来源:    已阅读702次


    “英风万古须眉在,故土千秋草木香”。这是清人马允邵为武圣关公撰写的一副对联。
    颂扬关公的楹联不计其数,这副对联的特别之处在于它不仅礼赞了允文允武乃圣乃神的关公,而且还特别关注了关公故土的草木。想必马先生是到过关公的故乡,并在神圣的庙宇中与这里的草木有过神交,领略过这些千秋草木的神奇,才有感而发,下笔入联。
    的确,当你踏上关圣帝君家乡的土地,走进武庙之冠的解州关帝庙和关庙之祖的常平关帝家庙,在关公左右,真的有一些看似平常的草木却一点都不寻常,它们历千秋风雨,阅万世沧桑,不仅散发着虔诚的芬芳,而且闪耀着道德的祥光,不仅跳出“草木无情”的窠臼,而且知仁、知义,向善、向勇,显现出另一种“圣贤”风尚。
    百年古桑:一棵树执著的感恩
    在关帝家庙的娘娘殿前,有一棵古桑。这棵桑树看似与其他的桑树并无二致,其实却与众大不相同。且不说它五根五枝上下对应有如人工雕造,只说它一年内花果五开五熟,不仅令参观者称奇,连植物专家至今也不能给出一个合理科学的解释。老百姓说,家庙里供奉关家祖孙五代,桑树每年结出五次果实,象征着关家“五世同堂”,并把这棵桑树称为“五世同堂桑”。
    这个说法并不能完美诠释一棵桑树何以能一年五度春华秋实。另一则传说似乎更有意思:当年刘秀落难南阳,无以为食,曾以桑葚消饥解渴,为谢大恩,刘秀许诺日后登上龙庭必封桑树为“树中之王”。刘秀并未食言,称帝后立即派人践诺,但臣子办事不力,竟阴差阳错将椿树加封为王。为此,桑树心中多有不平,多次托梦给刘秀,但皇帝金口难改,只好将错就错,桑树气愤但亦无奈。数百年后,关羽因忠义仁勇超凡为神,桑树便向关圣帝君状告刘秀恩赏不明。关帝在责怪刘秀之余以“仁义”之道安抚桑树,桑树被关帝大义感化,胸中积郁渐消,决意报恩关家,便自南阳远走河东,从此扎根家庙,常年开花结果奉食关公家人。
    虽然这只是一个传说,但家庙中的这棵桑树一年五度开花结果却是事实。是什么力量打破了常规、创造了奇迹?自然界的神奇为何偏偏在这里出现?凝望着这棵满身故事的古桑,我心里觉得,它真是来感恩的。桑树感激关公、崇敬关公,因为感恩,它改变了自我,因为感恩,它超越了自然。
四柏腾龙:共同挺起道义的脊梁
    来到解州关帝庙的后院,春秋楼迎面矗立,“气肃千秋”木牌坊如屏拱卫,刀楼、印楼分峙两翼。在这四个著名的建筑物中间,挺立着四棵千年古柏。驻足柏树荫下,四树互不相干,并无特别之处。然而,当你移步于后院门口,回首仰望,你会有惊奇的发现:在木牌坊的顶端,有一条巨龙正腾空飞舞,栩栩如生似是人为修剪。我曾和庙里的管理人员探讨过这种现象,是不是为了营造一种“神秘”而有意为之。回答我的是一种不容置疑的坚决:这条“巨龙”完全是这四棵柏树的树梢在长年的生长过程中自然形成。
    同样,迄今为止没有人能够用自然科学解释这种奇异的现象。大家更多地认为,这不过是种巧合罢了。真是这样吗?如果对“气肃千秋”木牌坊的历史稍作挖掘,也许能在历史和自然的取舍之间有所感悟。
    “气肃千秋”坊屹立于春秋楼前,为关帝庙中轴线上最高大的木坊。它曾毁于大火,清朝末年重新修建,“气肃千秋”四字为慈禧太后所题,四字周围有精美的花鸟纹饰。众所周知,慈禧当年一手遮天,即使隐于帘后也不愿居于人下。牌匾上的纹饰也打破常规:凤舞于龙上,象征着太后权力威仪至高无上。从此这个不合道统的违制之物存在至今。
扭扭柏:甘损自身鸣不平
    关帝家庙的最后,有一建筑名曰“圣祖殿”,殿内供奉的是关氏始祖关龙逄——夏朝时一位敢于冒犯暴君夏桀、直言忠谏的大臣。夏桀酒池肉林,荒淫无道,关龙逄进谏,“立而不去朝,桀囚而杀之”。
    圣祖殿宽大的月台之前长有一棵有趣的柏树,树身纹路清晰,自下至上全部向右扭,宛如一根粗壮扭曲的钢丝绳。据说,它并非生来如此,也与刘秀封桑为王的事有关。当年刘秀错封树王,不仅桑树委屈,各种树木也各有态度。常平一带流传有这样一段顺口溜:桑葚救了刘秀命,椿树受封为树王;杨树喜得笑哈哈,柏树气得扭一匝。虽为民间俚语,却情景交融,世态人情跃然眼前。同样一件事,杨树幸灾乐祸,柏树却着急上火,甚至气得身子都歪了。
    站在这棵柏树旁,摸着它扭了一匝又一匝的身子,我不禁感叹,对于桑树受委屈,杨树和柏树仅仅是一种态度的不同吗?其实更是一种境界的差异!
    走遍关帝庙,我们很少见到杨树,尽管它也伟岸挺拔。但是,在一个需要彰显正义的世界里,那些只会隔岸观火甚至围观取笑的看客,自然会让正直的人敬而远之。这也许就是为什么我们在关庙中触目皆是那苍松翠柏。哪怕是一棵有点扭曲的柏树,也让人生发了这么多美好的想象。
龙虎神柏:惩恶扬善保平安
    在常平关圣家庙的正殿——崇宁殿前,有两棵古柏分峙左右。这两棵柏树树龄均在1800多年,树围需数人合抱。更为奇特的是,这两棵树离得如此之近,树形却大相径庭。殿左的一棵形如苍龙,势欲凌空;殿右一棵在根部突兀一球,酷似猛虎之头。来来往往的人都众口一词称两棵树为“青龙”、“白虎”。殿内,关羽帝装端坐,神态矜持;殿外,左青龙、右白虎,气象威严。
    两棵树上缠满了红色的线绳,每一根线绳都牵着一颗虔诚的心。在常平工作期间,我曾几次亲自陪同友人来拜谒过这两棵树。友人或携儿或挈女,在道士的指引下,将儿女认在这两位历经沧桑的老者膝下,祈求平安顺达。在人们的心目中,这两棵树已不仅仅是有着神奇传说、曾经救关羽于危难的“青龙白虎”,而已然成为另一种神灵。人们希望它能惩恶扬善,希望它能护佑平安。
    这不是树的强求,而是人的选择。1800多年前,自从关羽离开家乡,它们便静静地守候在这里。看世间风云变幻,看日月星辰圆缺,看沧海桑田,看人间冷暖。经历了太多太多,世道艰难,人心善恶便了然于胸。人,即便是耄耋如仙的老者,在它们面前仍是黄口小儿。虔诚的人啊,如果能够在俯首之时多一些善恶的思考,在拜谒的途中多一些对人间正道的追寻,我想,这才是这两棵树长了近2000年依然茂盛的意义。
    无数次漫步在被郁郁葱葱的草木掩映着的关帝故土的关庙里,感受着关羽忠义仁勇的不朽,惊讶于那许许多多难以解释的神奇:那棵至今还缠绕着钢箍的“凤柏”,为什么会在土财主开锯之后从中劈裂?那棵宛如飞机舷梯的“云柏”,为什么总是四季苍翠欲滴、叶不落雪?真是要送关老爷从家里出发去“办公”吗?那棵引无数游客合影留念的“藤缠柏”,互相缠绕了几百年,还是那么茂盛,它们是一对友人,还是一双情侣?为什么能把和谐诠释得这么完美?
    都说“草木无情”,在关帝家乡的这两座庙宇中,我却深深体会到了这些神奇草木的“情深意浓”。据说现代科学家正在探讨:植物是否也有大脑?是否也能感知、交流和思考?无论结果如何,我都坚信,草木和人类一样,是大自然的精灵,它们的生命或倏忽一现,或千秋不朽,不朽者不正如那尼山之孔、解梁之关——都是生长在亿万人心中英风万古的“圣贤”!

关于我们  |  专业服务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  合作伙伴  |  诚聘英才  |  帮助

关公网版权所有  备案号:晋ICP备130050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