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关公网! 网站地图 手机版 微信 微博 博客
关闭

扫描以上二维码,关注关公网,获取最新关公研究资讯。

首页 >>关公文化

关公与蒲州的渊源

2014-12-5 12:48:29   作者:杨孟冬   来源:    已阅读986次


 
坐落在常平的世界上最大的关公铜像

百年前的蒲州古城 

    西晋陈寿《三国志》记:“关羽,字云长,河东解人也。”汉至西晋时期,河东郡解县的行政治所,设在今临猗县临晋镇。当时,县域广阔,人口稀少,关羽出生的“常平村”几乎处在边缘地带,虽然距离县城比较偏远,但“解县”却是关羽真实的籍贯。
    古解县属蒲州
    罗贯中《三国演义》云:“关羽,字云长,河东解梁人也。”与《三国志》不同的是,明显多了一个“梁”字。就两者而言,一个是正史,一个是小说,站在科学的角度,我们当然应该相信正史。但是,历史上有没有“解梁”这一行政称谓呢?查阅相关史料可知,不仅有,而且关于解梁城池的遗址如今仍比较完整地存在于今永济市境内,其城池所在的村庄也因之而命名为“古城村”。这一佐证更让人惊喜的是,解梁城遗址距三国解县的行政所在即今临猗县临晋镇仅十公里。
    那么,历史上哪个时期有过“解梁”的地理称谓呢?
    查阅史料可知,在河东地域明确标注“解梁”的时期,则是战火纷飞的春秋战国时代,历史跨度达五百年之久。秦并六国之后,在两千余年的封建王朝社会再也寻找不到这一称谓的显示。作为地理名称,“解梁”虽然消失了,但它的地理坐标没有消失,“解县”则一度成为代替它的新的地理或行政称谓。如此,罗贯中书写文学作品《三国演义》说关羽是“河东解梁人”,也就并非是空穴来风了。
    解县也好,解梁也罢,二者虽然名称不同,但都没有脱离一个共同的“解”字。也就是说,“解县”与“解梁”实质上指的都是同一个地方。譬如,南北朝晚期的西魏帝国,就把解县分成了两个县,原来的解县(今临猗县临晋镇)易名“北解县”,在曾经的解梁(今永济市开张镇古城村)设置“南解县”。也就是说,无论行政建制怎样变更,这里称“解”当是不争的事实,它都是代表关羽籍贯的地方,就是今天永济市与临猗县接壤的那片土地。
    北周受西魏禅让后,行政区划及建制重新划分和设置,在今永济市蒲州镇置蒲州,领河东郡、汾阴郡,河东郡辖蒲坂县、虞乡县,汾阴郡辖汾阴县、猗氏县。这时候的南解县、北解县称谓,则由虞乡县和猗氏县替代。而虞乡县的行政机构所在,就是解梁城。到了唐代初期,废郡存州,蒲州辖河东、永乐、虞乡、桑泉、猗氏五个县。这一时期,虞乡称谓虽然没有改变,但行政治所已然东迁至十五公里开外,确切地讲,就是今永济市虞乡镇的所在。特别要说明的是,从此时起,在今运城市盐湖区解州镇唐王朝重新设置了“解县”,县治距离关羽所出生的常平村仅五公里。因此,假若唐朝人要说及关羽的籍贯,势必就会说“关羽是‘解县’人”。殊不知,这个解县与先前的“解县”在地理坐标上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以至于历史越久远,人们就越混淆。还好的是,这两个“解县”虽然地理坐标不同,但就大的地域范围而言都在河东地区境内。
    三国史,实为关羽史
    历史上形成的对关羽籍贯的误会,准确地讲直到七百年之后的大明王朝建立,才再一次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这次关注是因为罗贯中先生的《三国演义》小说在民间广为流传。众所周知,不管《三国演义》人物多么众多,忠奸怎样分明,故事怎样丰富,叙述怎样精彩,归根结底唯有一条主线,那就是:一部三国史,实际就是一部关羽史!
    赤壁之战后,刘备转战益州,关羽被委以重任,镇守荆州南拒孙权北拒曹操。刘备称汉中王后,以关羽为前将军督荆州事北伐曹操,攻打樊城水淹七军“威震华夏”,吓得曹操要迁都。攻打樊城与徐晃战事胶着之际,孙权却以下流手段从关羽背后射来一箭,致关羽腹背受敌进退无路,而刘备这时候又不及时给予军事驰援,迫使关羽败走麦城遇难于临沮。不必看关羽之前的事迹,单就这一段故事就让人感到万分悲壮。而关羽的牺牲,并非是终结了一个个体生命或者说是使刘备政权丢失了荆州那么简单。最重要的是,因为关羽的壮烈牺牲,真正意义上的三国时代才名正言顺地确立(关羽既殁,魏蜀吴相继称帝)。可想而知,这段历史假若缺了关羽这个伟大的人物,能准确地叫三国吗?诚然,这正是罗贯中整个《三国演义》的“点睛”之笔。也正是如此,关羽在明代实实在在地走进了皇宫朱门、村舍闾巷。皇家尊关羽为“帝”,儒家尊关羽为“圣”,释家尊关羽为“佛”,道家尊关羽为“神”,整个大明王朝风靡着以关羽为道德高标的社会空气。而这一切,都充分体现了整个大汉民族亿万民众对关羽高标人格和崇高精神的广泛认同。
    明代,今永济市蒲州镇的蒲州古城是当时“蒲州”的治所,隶属山西布政使司平阳府,下辖临晋、猗氏、荣河、万泉、河津五个县。与蒲州东邻接壤的便是“解州”,其行政所在就是今天的运城市盐湖区解州镇。按当时的政区划分,关羽出生的“常平村”距离所属解州城仅五公里。但是,民间说起关羽的籍贯并不是“解州”,普遍的认同则是“蒲州”。我们来看一副楹联,上联:生蒲州辅豫州保荆州鼎峙西南掌底江山归统驭;下联:主玄德友翼德仇孟德威震华夏眼中汉贼最分明。这副楹联,如今还分别挂在河南许昌市关庙和江苏宜兴县关庙,只可惜不知作者名姓,只好署名“佚名”。窥一斑而见全豹,这都是由于《三国演义》言说关羽是“解梁人”的广泛传播,都是因了我们反复提及的“解梁”(虽然当时早已不是行政所在)位置在当时的蒲州境内。
    光绪三年河东灾后,朝廷对关公的敕封
    谥封关羽,要说登峰造极,当属光绪皇帝。公元1877年,山西大旱,持续三载,民不聊生。《永济县志》记载:“光绪三年,麦歉收。秋大旱,麦未种。赤地千里,山彤水枯,人相食,尸骸枕藉,迹遍道途,惟永济尤甚。”单看这段文字记载,即可想象整个山西地区灾情是多么严重。这就是后来人们一提及就毛骨悚然的“丁丑大荒”。三年大旱,官府赈灾达数十次之多,仍远远解决不了灾情。灾异时间跨度之长,波及范围之广,饿死黎民之众,使得朝廷手足无措、无计可施,实难应对。我们说,不管任何时候,遇到任何事情,总会有精明人的出现。这时候,朝廷里有人站出来说道:“人胜不了天,何不借神灵助力!”帝问:“何方神灵能祛除旱魔?”答:“护国保民关圣大帝也!”此语一出,愁眉紧锁的光绪顿时豁然开朗。经过精心缜密的思考,光绪皇帝特颁诏书,在同治谥封关羽的基础上,加“宣德”二字,全称为“忠义神武灵佑仁勇威显护国保民精诚绥靖翊赞宣德关圣大帝”。因为自明代形成、清代因袭下来关羽籍贯蒲州的民间认同,而蒲州在当时的山西旱情中又最为严重,光绪帝故而亲自题写“祈年大有”御匾,特派祭司官员一行来到蒲州府,对关羽进行隆重的敕封、祭祀、赐匾。
    事隔不久,果然天降甘霖,连绵数日,蒲州旱情遂解。消息报至朝廷,光绪皇帝欣喜若狂,即刻下诏,山西境内只要是供奉关羽的庙宇,不论官修民建、规模大小,全部给予敕封。
    上述提到的解县、解梁、蒲州、永济,切切实实的就是今天的永济市。这块神奇的土地,关羽与她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这一“正统血缘”的情结,无论于关羽本人,还是封建王朝,抑或千百年来形成的关公崇拜,对于我们整个华夏民族来说,都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作者系永济市作协副主席)



关于我们  |  专业服务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  合作伙伴  |  诚聘英才  |  帮助

关公网版权所有  备案号:晋ICP备13005080号